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剧情介绍 > 大陆剧情 > 钦差大臣分集剧情介绍(1-33全集)大结局

钦差大臣分集剧情介绍(1-33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6-12-24 18:57:23 游览次数:0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钦差大臣第1集剧情介绍
  河安府太守周文正,召集四品道台郑天寿及乡绅田筹议事,告知钦差大臣要来了,是为察访去年清水县河堤垮塌一事。清水县令钱奎是田筹的入赘女婿,修堤官银由他一手操办。心怀鬼胎的周文正、郑天寿不由地担心起性情乖谬的钱奎。 郑天寿看中民女玉蝶,欲纳为第九房小妾,玉蝶父女不从,告上清水县衙。
  钱奎在堂上被玉蝶的美貌迷住,密将玉蝶父女隐藏起来。身怀六甲的钱奎夫人田氏闻听此事,大发醋意,怕媳妇的钱奎假称是为长随老四选的媳妇,搪塞过去。 相依为命的英英、阿丑姐弟偶遇陈信、陈诺兄妹。姐姐英英对陈信心生爱慕,却屡遭陈诺奚落。阿丑决定教训陈诺,设计将陈诺随身的包裹掉包偷走。包袱中是一方官印和皇上任命钦差的圣旨。
  陈信一路暗访,未查出眉目,随去拜访首道王观察。王观察要查验圣旨,陈信陈诺打开包裹,不禁大惊失色。
钦差大臣第2集剧情介绍
  惊闻钦差要来查修堤官银的事,钱奎吓得魂不附体。他在城中四处查询钦差的踪影。清水县城各路人马各怀心思,议论纷纷,都等着钦差大臣显形。 郑天寿探知钱奎密藏了玉姑娘,逼钱奎交人。钱奎在思春院找了个女子假扮新娘玉姑娘,嫁入郑府,再次帮玉蝶父女逃脱。郑天寿碍于丁忧制期未满,钦差又要来,不敢直接找钱奎算帐,怀恨在心。
  姐姐英英告诉不识字的阿丑,包裹里是官印和圣旨,陈信就是钦差大臣。姐姐让阿丑好生保管,等陈信兄妹找来时归还人家,好将功补过。阿丑在外听说,当钦差会有人巴结送银子,灵机一动,拿出圣旨,告诉店主洪三自己就是钦差。 康熙询问一品大员魏象枢钦差的近况,魏象枢信誓旦旦担保陈信能胜任。
  圣旨、官印被阿丑掉包偷走,陈信被王观察扣留。陈诺只得替哥哥去找阿丑。 阿丑是钦差的消息被传得沸沸扬扬。田筹告诉钱奎看着不像的,也许才是真的。钱奎假扮算命瞎子,来到草桥客栈,决定一试真假。
钦差大臣第3集剧情介绍
  钱奎假扮瞎子,谎说会摸骨相,对英英乱摸一通,被英英痛骂走。钱奎却由此断定阿丑是个冒牌货,带着兵丁再到草桥客栈,欲捉拿阿丑。迫不得已店主洪三拿出阿丑托管在他那儿的圣旨给钱奎看,钱奎完全懵了。 田筹惶惶地找周文正商量对策。清水县地方乡绅们怀揣银票、古董络绎不绝来到客栈拜见钦差,洪三眉飞色舞地接待着四方来客。
  英英焦灼不安,想哄阿丑交出圣旨官印,阿丑许诺见到陈信要用圣旨官印逼他娶了姐姐,姐姐又羞又急。 郑天寿再次找到玉蝶藏身之处,想劫走玉蝶,钱奎利用郑天寿丁忧制期未满,钦差又已到清水县城,又一次智退郑天寿,郑天寿恨得咬牙切齿。 阿丑对四方送礼来者不拒。他不识字,却记忆力奇好,极会算帐,对赌博尤其钟爱。
  他每天混在郑天寿开的赌房,逢赌必赢,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呢。 看到钦差大臣如此好财,周文正、郑天寿等人松了口气。
钦差大臣第4集剧情介绍
  看到钦差阿丑整天泡在赌房,乐不思蜀,钱奎大大松了心。他把玉蝶悄悄藏到老丈人田筹的一处宅院,每天在老婆田氏和玉姑娘两边跑,善说故事的钱奎兴致勃勃地哄着两个女人。 阿诺找到阿丑讨要圣旨,阿丑胡搅蛮缠不肯归还。英英听说陈信被扣,皇上会降罪于陈公子,强令阿丑归还圣旨官印。
  陈诺答应待救出陈信,让英英阿丑随侍陈信一同办案,并假意答应阿丑给他当媳妇,阿丑终于同意一起去救陈信。 玉蝶父女闻听钦差大臣在清水县城,冒险找来鸣冤,请钦差为他们父女做主。恰逢阿丑一行三人要去解救陈信,就带着玉蝶父女一同出城了。阿丑一行把玉蝶父女放在城外自认为较安全的地方,又匆匆赶往搭救陈信。
  王观察从未怀疑过陈信的真实身份,知道陈诺带圣旨回来了,也就顺水推舟放了陈信。谁知阿丑交给陈信兄妹的包裹仍是假的。此时的阿丑,又美美地回清水县当他的钦差去了。
钦差大臣第5集剧情介绍
  郑天寿手下郑七带家丁在城外打死了玉蝶父亲,抢走玉蝶。陈信兄妹到清水找阿丑,路遇玉姑娘被郑七带走,无奈圣旨官印不在身边,身单力薄无法相救。 送礼的乡绅们闻听钦差跑了,聚到草桥客栈闹事,钱奎奚落着他们不长眼,庆幸自己没真相信阿丑是钦差。阿丑回到客栈,被乡绅们痛打,钱奎把阿丑捕回县衙。
  阿丑拿出圣旨、官印,钱奎和众衙役研究一番,辨不明真假,只好送到后堂给田筹看,田筹大骂钱奎闯祸了。 钱奎从惊吓中想出一招,谎称钦差是微服暗访,他如此行事是为保护钦差的身份。阿丑顺情要吃要喝,两人越谈越投机,阿丑让钱奎帮忙收着圣旨、官印,钱奎受宠若惊。 陈信找到阿丑要圣旨官印,阿丑耍赖不归还。陈信准备去找钱奎,亮明身份,求得帮助。
钦差大臣第6集剧情介绍
  陈信来到清水县衙,亮明了身份,让钱奎去捉拿阿丑,结果反被钱奎打了一顿板子。英英和陈诺得知陈信被打,焦急万分,连哄带骗让阿丑去找钱奎放出陈信。 阿丑对钱奎谎称陈信是自己的表哥,也是姐姐的未婚夫,因妒嫉自己当钦差气疯了。而陈诺是表妹,也是订了亲的媳妇。并让钱奎配合演戏,逼陈诺当场承认这门婚事。
  一场好戏热热闹闹演完了,陈信不卑不亢的气度,却让钱奎心里又打起了鼓。 玉蝶在郑天寿府里不吃不喝,命在旦夕。郑天寿怒斥手下想对策。 陈信在大牢里,意外发现牢中关着许多对官衙贪赃枉法知情的人。他决定将计就计,就在这牢中开始暗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