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剧情介绍 > 日韩剧情 > 《花郎》分集剧情介绍(1-20集)大结局

《花郎》分集剧情介绍(1-20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6-12-24 19:08:33 游览次数:0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韩剧花郎第1集剧情介绍
  无名莫文闯王京 初遇阿卢不相识
  距今1500年前,真兴王12年,新罗是三国中最弱小的国家,小真兴王彡麦宗因王权不稳定生命受到威胁,其母只召太后为保全其性命让亲信将其藏匿于世间流离。颠沛流离的世间生活、家常便饭地刺客追杀以及不能示人的掩面状态让彡麦宗对现在的生活厌烦并迁怒于只召太后,毕竟只召太后在其流落民间的十几年,一直执政新罗,甚至连保护他的随守也都直接听命于太后,只要见过彡麦宗真面目的人都会被毙命,这让彡麦宗想要回到新罗王位,但被太后告知还不是时机,彡麦宗只能暂且苟活。
  封建时代的新罗在严苛的骨品制度约束下,阶级分化愈发严重,王京以外的贱民不得入内,国家大事须经国王和高级骨品的贵族参加的"和白"会议来决定,摄政的太后为了强化王权计划着召集王京贵族的俊美男子,并将他们训练成忠于新罗政权的勇士。这些俊美男子的募集及教育工作则有魏花公来担任,魏花公因不满太后摄政宁愿做大牢也不愿与太后为伍,不过太后看重魏花公的才能及忠诚,承诺魏花公做成这件事后就将王权交出,不再摄政。
  与王京有着高高城墙相隔的茫茫村,住着两个青年,一个是无名,一个是莫文,两人是从小光着腚长大的朋友,都是可以为了对方付出生命的人,不过智商是硬伤,经常是莫文无意闯祸,无名随后“擦屁股”。无名生性洒脱,胆大心细,义盖云天,智商超群,总是能在关键时刻爆发自己的小宇宙,拯救自己与莫文于水深火热之中,并因此得名“狗鸟公”,既能如狗一般的忠诚灵活,又能如鸟一样想飞就飞,就这样的绰号就连王京人也略有耳闻并心生畏惧。身份来历不明,只是听养育他们的大叔说起是被母亲丢弃在茫茫村,这虽然是无名的伤心事,但并不会影响他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莫文也是不知为何流落到了茫茫村,对父母及妹妹有记忆,也曾记得在王京居住过,但不清楚为何自己现在孤身一人从茫茫村长大,脖子上的项链是唯一的信物,他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这个项链回到王京找到自己的亲人。但是莫文笨手笨脚还胆小怕事,并不敢一人独自去到王京,毕竟在这个严苛的骨品制度下,没有通行牌到王京是不被允许的,可以被王京人随意杀害,要是翻墙而过,更可能会被乱箭射死并将人头悬挂在城墙上,然而无名对死很淡然,他懂得莫文的心思,想陪着莫文实现寻找亲人的梦想,就约好深夜翻墙而过进入王京。
  王京的繁荣景象让一直身居茫茫村的两人目不暇接,虽极力装扮,却也能看出身份有异。拿着项链四处打探的时候走到了一家赌场,身无分文的无名看见王京一个混混儿出老千,便要用性命与之赌一局以帮助一个带着幼女赌上全部财产而受骗的赌徒,和莫文默契配合,却也没有逃脱被追打的命运。分头逃跑之际,无名碰上一个喝醉酒的女子阿卢,阿卢去酒坊要她三个月的工钱却被老板打发并辱骂她是小偷,一气之下喝下一坛酒以解心头之恨,醉晕晕地走在路上与逃跑的无名相撞,阿卢看到无名的美貌而啧啧称赞,这让无名也是高兴不已。
  另一边的莫文早早来到驿馆等候,却看到鬼鬼祟祟一人进入驿馆,便跟着进去,得知此人是来刺杀彡麦宗,同样因为莫文看到了彡麦宗的面貌而被随守追杀,危急之时,无名救了莫文。莫文告诉无名真兴王在驿馆,无名却觉得难以置信,质疑圣上为什么不在王宫。无名担心莫文有危险,拿着项链去打听,让莫文天黑之后在玉打阁见面。
  玉打阁是王京贵公子消遣宝地,美女成群、胭脂味浓、春宵美景,自是妙不可言。莫文等待无名之时却瞧见阿卢带着跟他一样的项链走进玉打阁,上前想要打听却被拦下。阿卢是来玉打阁讲故事的,她的故事讲得生动活泼,引人入胜,让人特别着迷,甚至可以说蛊惑。彡麦宗在王京街上听过一次,这次在驿馆再次听到入迷。
  泮流和守护都是玉打阁的常客,但两人却不对付,互相讨厌。泮流,英气逼人,俊美脸庞却没有表情,冷峻高傲,是真骨的养子,对随从也是按父辈阶级划分区别对待。守护则是个乐观活泼的贵族王子,理所当然的享受着权利,自信豁达,与人为善。莫文挂念项链的事情还是耍了小聪明混入玉打阁,不巧碰上刚被泮流训斥的随从而被欺压在地,骚乱之时,听阿卢讲故事的人都去凑热闹,听故事入迷的彡麦宗忍不住到邻屋来询问阿卢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危险之时,无名再次用自己的一身胆识解救了莫文。

韩剧花郎第2集剧情介绍
  莫文被杀终认父 无名报仇杀麦宗
  无名的身手让守护很欣赏。守护取笑泮流不讲义气,泮流孤冷地避之不及,更激起了跟班对无名的恨意。
  阿卢被彡麦宗堵在屋内要求她讲故事讲到他睡着为止,阿卢看到银片而无奈屈服。阿卢就是有这种能力果真让彡麦宗睡着,并从母后的训斥的噩梦中醒来,看到阿卢睡着的样子,觉得很可爱,并心生暗愫。彡麦宗在玉打阁等候阿卢,却被嬷嬷告知阿卢是安智公的女儿,是真骨的女儿但是母亲是贱民的身世。彡麦宗对阿卢心生挂念,便让随守打听阿卢的行踪。
  阿卢夜不归宿,吓得不敢回家,而去了闺蜜处,说道最近因为两个男子连故事都讲不下去了,这两个男子正是救他一命的无名及提出让他讲故事助他入眠的彡麦宗。阿卢迫于生计,经茶馆老板介绍得到一个秘密进行的美差,这美差正是魏花公交代的,要到王京各处寻找并记录王京各贵族王子的生活轨迹。累坏的随守向彡麦宗报告阿卢东跑西颠,不按套路出牌,这让彡麦宗很感兴趣,打算自己去跟踪看看。
  无名拿着项链打探到了茶馆老板处,茶馆老板与时常给他医治腰疼的大夫安智公是好友,同时拜托他帮忙寻找自己的儿子,安智公就是莫文的父亲,阿卢正是莫文的妹妹,听到了有儿子的消息,安智公也去玉打阁打听两人的行踪。
  莫文被太后下命追杀,逃跑之时,无名再次眩晕。这眩晕也不知什么原因,毫无征兆并且经常发生。也就在这时太后派来的杀手将走投无路的两人杀死,只是无名先躺下挨了一刀,莫文则被砍了好几刀,濒临死亡之际盖住了无名并将身上的血抹到无名身上,躲过了杀手的再次伤害。恍惚中的无名只隐约看到凶手手腕处有手环,听到那个人嘴里说着没想到最终还是我杀了他。说这话的正是急速赶来阻止随守杀人的彡麦宗,他对母亲这种不管对方何人,是否无辜,只要看过其面目就要杀害的命令深感不满及无奈。
  安智公循着血迹看到了濒临死亡的莫文,看到了项链,原来莫文原名先雨,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虽然自己是个大夫却无回天之力,无法救活自己的儿子。父子两人互诉衷肠,莫文终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无名及安智公都悲痛至极。
  回到家的阿卢看到满是血迹的父亲,却被父亲欲言又止地告知不再接待病人,要医治一个病人,正是莫文临终前拜托父亲照顾的无名。无名从莫文被杀的噩梦中醒来,他悲痛之际质问安智公为什么没有守护好他,为什么把他抛弃在茫茫村,安智公是个善良温暖的父亲,他不曾放弃寻找,却被等级森严的骨品制度而被限制无法尽父亲职责,他也很自责。安智公将之前就给儿子准备的衣物及通行牌都转交给无名,无名不甘心莫文的死去,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要为莫文报仇雪恨。无名无心吃饭,听到阿卢的声音,更是回想起莫文眉飞色舞地讲述他的妹妹的场景更是伤心到不能自已。
  拿着安智公给的通行牌回到了茫茫村,向养育他的大叔辞别,他要去为莫文报仇,如果结束了他会再回来。大叔了解他的秉性,没再劝阻,两人恋恋不舍惜别。
  无名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匆匆行进中,却看到了那个手环,杀死莫文的凶手的手环,无名快速跟进。这时的彡麦宗正好跟踪着到处寻找并记录王京贵公子行为的阿卢。三人一前一后地陆续走进了木匠铺,作好的木门密密麻麻地摆放着,这也成了隐蔽的好场所,早已经意识到被人跟踪的彡麦宗抓住阿卢,告知不要出声,因为彡麦宗知道他的随守始终在他不远处跟着,如果真的打起来,死的肯定是对手及阿卢。他询问得知,莫文已经死掉,来杀他的是无名,彡麦宗也很抱歉,但他知道无名伤害不了他,他劝慰无名趁早离开,不要动手,早就视死如归的无名哪听得了这话,欲与之决一生死,就在这时,阿卢站在了剑鞘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