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影视焦点 > 经典台词 > 《望夫成龙》经典台词

《望夫成龙》经典台词

发布时间:2012-06-20 00:00:00 游览次数:0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乙 你干吗让我比那三个啊?
甲 你要是敢做饭,我就把饭给你倒啦。
乙 我在外头,摸打滚爬,好不容易才挣了一副四两重的耳坠儿。
乙 那我拖地去。
甲 我知道,你挣得再多,也比不过比尔-盖茨。
乙 有时候一两个月不回家。
乙 那是——哎?
乙 这不是显得我忙吗。
甲 钟点工哪有你收拾的温馨。就见四周,冷清。
甲 不能歇,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乙 有时候一两个星期不回家。
甲 这方面对你放心,我心里就塌实啦?马路上警笛一响,我就得推
甲 楼上的小孙,做着大买卖,成月的不回家。
甲 你要是敢看电视,我就把电视给你卖啦。
乙 我可累了,我得歇几天。
乙 对,我还要挣房子和车子钱。
乙 还没等我发火呢,那泰森一口咬下了我半只耳朵。
甲 你除了做饭,还能干什么?
乙 他作为一个男人,都不知道该干什么。
觉不到。
陪你。
乙 楼上的小李,还成年的不回家呢,被判了八年。
乙 你身上的毛衣,是我织的吧?枕巾上的花,是我绣的吧?---
乙 现在又兴新好男人啦?
甲 如果光有钱而没有婚姻,那结婚干什么?
乙 我怕家里没我你孤单。
乙 我一赌气,第二天辞职下了海。
乙 这是他做男人的能耐?
甲 那富婆长得漂亮,象小燕子。
着狼狈不堪的日子。
乙 一晚上在街头转悠,那是盲流。
甲 我支持。
甲 要是在你挣钱和顾家上,让我做出唯一选择的话,我一定选择你
乙 看来你是非逼我不可。
甲 钱能挣到手吗?
甲 我内心的苦楚谁知晓啊。
甲 我总想,要是你老是不在家,就是挣了钱,买了别墅,我一个人
甲 今天是我俩结婚三周年纪念日。
乙 我怕你没工夫做饭。
甲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继续。
甲 咱楼下的小周,下了班,一晚上哪都不出去,就呆在家里陪着媳
甲 家的外面是天空,
甲 怎么?
乙 下雨天上路不是撞树上了吗,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乙 看什么?
乙 真的?那什么,就凭你这句话,今晚上,我哪都不出去啦,专门
乙 我觉着这种生活挺好。我不跟你唠叨啦,我做饭去。
乙 能不吃得饱吗。
甲 我可守了活寡啦。
乙 我充其量也就是盖碗儿的水平。
里。
甲 我理解。
甲 等等,你出去了一个多月才来家,这屁股还没坐热,又要上哪?
乙 我外头忙,也是为了家。
甲 那天,我听说,马路上压死一人,岁数、身材都和你差不多,我
乙 其实我晚上不梦见你都睡不着觉。
乙 这多亏是假的,要是真的,我岂不是后院失火。
乙 怎么?
乙 那大大款长得结实,象泰森。
甲 小钱挣了,买了一辆轿车,没事全家就兜风去。
乙 坠得脖子还得了颈椎炎呢。
甲 你要是敢上厕所,我就把厕所给你砸啦。
甲 可你老不回来,家哪象个家啊。我下了班,一进门,就见锅灶,
乙 我忙啊。
乙 又到了我们扫墓的日子。
不该娶媳妇,
冰凉。
甲 是不是你欠帐还不了,投河自尽啦。
甲 你不要家啦?
甲 挣钱顾家难以兼顾。
乙 啊——要是没我这牛粪滋养,你这花能那么鲜吗?
甲 我买条狗。
甲 可有点男人气啦。
乙 我人在外头忙,可心老惦记着家里。
乙 我也觉得,我虽然是为家而忙,可光忙去啦,家的温暖一点都感
乙 鱼和熊掌不太好兼得。
甲 饭能吃得饱吗?
甲 司机瞪着眼要跟我玩命呢。
甲 咱楼上的小赵,一到晚上,夹着皮包就出去谈生意。
甲 狗哪有你可爱啊。
乙 我怎么感觉你是找事呢。
甲 楼下的小吴,家里的饭,全是他做。
甲 那天我做了个梦太可怕啦,梦见你想发财急红了眼,傍了个富婆。
甲 你还要出门谈买卖。
乙 你雇钟点工啊。
甲 也是,你还没到时候。
甲 你作为一个男人,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乙 那我?
甲 比比人家,咱家过过的是什么日子?人家是幸福时光,咱家是过
乙 你买条狗啊。
乙 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
乙 也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甲 我去饭店。
乙 干吗?
靠了一个大款。
乙 家庭是事业的根基。
甲 谈完啦你刚才还说要出去?
甲 我看你是油盐不浸啊。
衣服能穿得暖吗?
乙 能不出去找吗——能出去找吗?这方面,你对我要放心。
乙 我没事。
乙 昨天已经谈完啦。
甲 我说你说的不对?一个大老爷们,下了班,一晚上就知道呆在家
乙 那我看会电视。
甲 楼上的小钱,倒腾鱼虾,成天的在外头跑。
甲 我这叫望夫成龙。
甲 你要是有钱给我买这么沉的耳坠儿,就是把我的脖子坠断啦,我
 
乙 他除了做饭,还能做什么?
乙 屋子的卫生,是我搞的吧?
乙 我干这些家务活,还不是体谅你工作辛苦,怕你累着。
乙 不知又要骗谁去啦。
甲 虽然坠的我抬不起头来压脖子,可心里舒服。
甲 可我的心里更累。你看看现在,哪个男人不在外头忙?
乙 我呆在家里哪看得见?
乙 那我上趟厕所。
甲 你任重而又道远。
乙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越来越适应外头的忙活了。有时候,几天
乙 我一个人在外孤单。
甲 说起来真怪,我以前见不得你在家,可现在你真出去啦又想让你
甲 小孙挣了钱了,给他媳妇买了两个大耳坠儿,每个足有四两重。
乙 能不穿得暖吗。
甲 我平时对你管得严,还不是为你好?
妇。
甲 论长相,论身材,我比楼上的几位媳妇差吗?遇上你,算是一朵
不回家。
乙 媳妇,我走啦。
甲 我一生气,就跟她干了一架,结果小燕子被我打成了小瘸子。
甲 你怎么单跟他比啊?
甲 女人能出去找吗?
甲 我发现你这人老是愿意跟我对着干。
乙 我干的还少吗?家里的饭,是我做的吧?
甲 行啦,行啦,你也好意思说的出口,你还有没有点出息?我看你
甲 饭店的饭,哪有你做的可口。就见家里,凌乱。
乙 哎——啊?
乙 那天我也做了一个梦,太可气啦,梦见你等我发财等不及啦,投
甲 啊?
甲 楼下的小郑,家里的卫生,全是他搞。
乙 那还不是你压迫的结果。
开窗户看看。
来家。
甲 你要是敢拖地,我就把拖把给你扔啦。
甲 你也不能为了证明你有能耐,而不要这个家啊。
甲 我一个人在家冷清。
甲 是不是你偷税漏税被抓啦;听说有人跳河啦,我得去河边看看去。
甲 我雇钟点工。
甲 我晚上睡觉老梦见你。
乙 谈完啦我也得说要出去谈。
乙 那不行,那我不成了杀人犯了吗?
哭变笑,笑着笑着,我就不敢笑啦。
乙 你去饭店啊。
鲜花插在牛粪上啦。
乙 我怕你没时间搞卫生。
甲 别,今晚上你还有事。
乙 再尽情高飞,晚上也得进窝歇歇脚。
甲 这是做男人的能耐?
乙 我过去就烦你让我出去,可现在你就是让我来家,我都呆不住。
甲 这幸亏是做梦,要是现实,我岂不是逼良为娼。
乙 能不挣到手吗。
都乐意。
乙 如果光挣钱而不顾家,那成什么家啊?
空守着,又有什么意思啊。
乙 没一星期房子跌价,又赔进去了。
甲 家里有我,你用不着担心。
顾家。
子。
甲 我一人在家,躺在冰冷的床上,心里老有心事,你一人在外面,
乙 谈个生意。
甲 你就知道忙,你看看现在,哪个新好男人不顾家?
乙 她电影倒是看了不少。
乙 你这不找事吗。
乙 你就不盼我点好?
急哭啦,可跑那一看不是你,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啦,我由
甲 我知道,爱情是婚姻的基础。
甲 那是你的榜样,人家做男人有出息。小赵挣了钱,又买了一套房
甲 应该嫁个丈夫。
乙 他没工作,可不就得干这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