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影视焦点 > 微电影焦点 > 剧本《让我们平行》

剧本《让我们平行》

发布时间:2012-09-26 00:00:00 游览次数:1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让我们平行

我和丁柔相识于一个偶然。那是大四上学期一个晚霞夕照的傍晚,我象往常一样去自修室晚自习,时间还早,自修室里空空的,我找了个靠近角落的位子坐下来,放好了书,拿出笔,准备整理一下一天的笔记。忽然,我发觉我的脚好象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本书,我把书捡起来,拍了拍书本上的灰尘——是一本《张爱玲文集》,我想一定是谁把书遗落在这里了,信手翻开第一页,两个娟秀的钢笔字映入眼帘——丁柔,“真是一个粗心的女孩子。”我不禁一笑,把书摆到了我的桌面上,一边开始整理笔记,一边等待着这个叫丁柔的女生来取回她的书。时间在我的笔记里悄悄流走,直到听到下自修的铃声,也没有人来过问书的事,我想丁柔这晚是不会来的了,于是带上《张爱玲文集》离开了自修室。
回到寝室,这本书竟让我想了许多许多,我在想丁柔为什么没来寻找她丢失的书;在想丁柔到底长什么样;在想明天一定早些去自修室等着丁柔来取回她的书。总之,这个我素未谋面的女孩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侵占了我大半个夜,“丁柔”两个字直到了睡梦里还反复出现。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自修室,刚坐下,一个女孩便闯进了我的视线,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娇小可人的样子。她一会儿低下身去瞧地面,一会儿左顾右看,似乎在着急地寻找着什么。我感觉这应该就是丁柔了,于是,当她走到我的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问我,我便对她说:“你是丁柔吗?”我和丁柔就这样认识了

虽然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友情的升温并不需要时间来作为催化剂。我和丁柔有着许许多多的共鸣,音乐、运动甚至张爱玲,无不成为我们之间友情递增的动力和原因,尽管丁柔已经拥有了她的另一半和她欢喜忧乐的恋爱生活,但她并不介意一个要好的异性朋友的存在。她曾微笑着对我说:“要是我在千万人之中所要遇见的人是你而不是我现在的男友,你说会是个怎样的情形?”看着她湖水般的眼睛,我的心里微微泛起了一圈涟漪,我不知道那双明眸中所蕴涵的是一丝顽皮还是意味着别的什么,我只像一个比她年长许多的兄长一样,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说:“可惜啊,在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我偏偏晚了一步。”“哦,所以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可以靠得很近,但是不能相交,对吗?——但是,你可要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在我身边做我的好朋友哦?”面对这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孩,这一脸期望的表情,我似乎再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了,我慎重地点了点头说:“我会的。”

秋天的落叶洒落了一地金黄,深秋带来了冬的讯息和怀旧的气息。学校的影院开始放映一部叫《倾城之恋》的电影——张爱玲的原著,我知道那一定是丁柔所喜欢的,便买了两张票,打电话约了丁柔。电影就要开场了,丁柔迟迟没有出现,我有些担心了,因为她是从来不失约的,难道遇到了什么急事?匆匆拨了几遍手机,她关机了,焦急的我只好在电影院门口徘徊着,正当我准备离去的时候,丁柔终于翩然而至,但见她眼圈红红的,神情有些憔悴,我问丁柔;“你怎么了?”她却牵强地一笑对我说:“没什么,我来晚了,我们进场吧。”
这是一部很老的片子,讲的是三十年代发生在香港一个婉约的爱情故事。我能感觉得到整个影院的气氛和我身旁的丁柔都被这电影感染着。电影里响起了一句经典的对白:“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烧完了,炸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如果我们那时候在这墙根底下遇见了……,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你有一点真心。”我忽然间竟有了一个奇怪的联想,想到了这墙根下遇见的人会是我和丁柔,
“要是真的一切都毁灭了,谁还会对我有一点真心呢?”丁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侧过身,泪水正从她晶莹的眼睛里流出,她就像一个受伤的小动物一样,靠在我的肩头上哭了。
这是个伤感的夜,伤感的气息,伤感的电影,伤感的丁柔,伤感的我。丁柔告诉我,她和他的爱情遭遇了危机;我告诉我自己,我对丁柔,再也不是好朋友那么简单了。
送别丁柔,辗转的我久久不能入睡,想起丁柔,就像翻一本小说一样,一页一页都写满了温馨和惬意,终于,我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是关于我、关于丁柔、关于我们之间的决定。我用手机给丁柔发出了一条短信:
“丁柔,我想我已经找到我今生所要遇见的人了。”
“是谁?能告诉我吗?”丁柔回来信息。
“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你。我知道你和他在一起很不开心,能给我和你一个靠近幸福的机会吗?”
消息发出去了,可是迟迟没有收到丁柔的回信,我开始怀疑我这样的举措是否太感性:丁柔不是说过她和我只能做两条靠得很近的平行线吗?我怎么……正在我不安等待和矛盾的时候,收到了丁柔的信息:
“要我怎么回答呢”
“你不用回答,明天我要踢一场球赛,如果你接受了我,就出现在球赛的看台上。”我沉思片刻,发出了这条寄上我所有感情与希望的信息。

天,灰蒙蒙的,仿佛被这季节染上了忧郁的颜色。这场比赛是校际联赛的一场,而对于我来说,比赛的意义已不重要了,我只在等待着丁柔给我的答案。看台上站满了人,摇着小旗,欢呼呐喊着,这一切丝毫没能带动我的情绪,我的心像一只漂游的风筝,在等候着丁柔手里的线将我放逐或收回。球赛就要开始了,我忐忑地向看台张望着,心不在焉地做着热身。终于,在开场哨声吹响的那一刹那,丁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看台上,然而我的心却被无情地淋了一场冷雨——她带来了她的男朋友。
那一场球赛,我像一个没了灵魂的躯壳一样在场上游荡着,周围的一切在我的眼里都模糊了,友情、爱情、希望、幸福变得跟天一样灰,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拼命地奔跑着,奔跑着,好让伤痛跟失落能随着汗水多流出一些。

那以后,我断绝了和丁柔的联系,删掉了那些令我触景生情的短信,换掉了手机号码。
……
转眼间,我们毕业了,与丁柔的点点滴滴在我忙碌的工作与生活中逐渐减去。自从毕业以后,除了回忆,我就再也没有关于丁柔的任何消息,我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见着丁柔了,可世界却偏偏这么小,在某一天,某个街角,我再次邂逅了丁柔,她还是那么楚楚动人,只是眼中的那一潭清澈,已挂上了干练和成熟。我问丁柔:“你还好吗?”丁柔没有回答,只问:“你呢?”我点了点头说:“你现在……”“我明天就要去成都工作了,很庆幸还能见到你。”丁柔说。“也许这就是缘分吧。”我笑了笑。我们沿着这条街走了许久,季节的风迎面吹来,仿佛回到了校园的小径上,我对丁柔说:“其实,现在的我只想对你说声抱歉。”丁柔看了看我,理了理额前被风吹散的头发,说:“没什么,只是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疑问没能解开。”我停下脚步问:“什么疑问?”丁柔说:“当我出现在看台上,你却为什么从此断绝了与我的联系?”“难道要我作为一个失败者面对你和你的男朋友在看台上的幸福美满吗?”我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决。这时的丁柔似乎被我的激烈怯住了,又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秋风里,她深深地点了点头说:“哦,原来 …… 还记得看电影的那晚吗?我对你说我和他之间遭遇了危机,其实你知道吗?那是我告诉他,我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而那个男生,就是你。后来,他答应和我分手,唯一的要求,就是要见一见从未谋面的你,于是,我带着他出现在你比赛的看台上,再后来……”听到这里,我的心茫然了,当一件事的真相背离了人多年的思想;当一份爱却因为误解而分开;当多年以后再次面对本该属于自己的昔日的恋人,此刻的我只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布满全身,我呆呆地看着丁柔,丁柔怅惘地看着我,我们都笑了,笑声中包含了多少的沧桑与无奈,串起了所有时间与空间。
挥别了丁柔,我知道她就要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她崭新的生活了。天色逐渐暗下来,我独自走在街上,看着街边的两排树一棵棵向后退去,就像两条平行的线,像我和丁柔,上天让我们相识,让我们相爱,却又跟我们开着笨拙和残酷的玩笑。也许,相爱的人都希望有结果,而我和丁柔,只能做着两条相爱的平行线,延伸和靠近在我们彼此的回忆里,一直、一直,直到永远。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