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影视焦点 > 影视评论 > 《驴得水》关于一曼这个姑娘

《驴得水》关于一曼这个姑娘

发布时间:2016-12-25 20:51:33 游览次数:0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vian 评论 驴得水
毫无疑问徐一曼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美主义者。
任素汐简直是我见过的国内的最好的女演员之一,她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真的算不上一个美女,但是她所饰演塑造出来的徐一曼却的的确确是个风情而又单纯的女神。
这种塑造多一份则流于放荡,少一分则矫揉造作,任素汐给了徐一曼这个人物一个活生生的灵魂。

关于徐一曼
前面说徐一曼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美主义者,她喜爱漂亮的衣服,内蒙的雪和山野间的花。也不介意没有电灯,用水要走二十里路,甚至对于那笔巨款她也没有裴魁山和校长来的热衷,最在意的是美。
所以她可以被辱骂,可以被打,但是当她被剪掉头发不再美的时候,她就彻底无法忍受了。
对美的追求,让她成为了这部电影之中最为纯粹的一个人,是的,比孙佳还要纯粹的一个美。
像是王尔德一般的姑娘。
她最为被人诟病的无非是她“睡服”了铜匠。
其实,看完电影我一直在思索这件事,那就徐一曼的原罪:放荡。
为什么当铜匠老婆找上门来的时候我们很难把“小三”这个在现实生活的贬义形象与徐一曼联合起来。
事实上,我认为徐一曼很难被称为“小三”。
故事里她被赋予了一种极为超前的性观念,于“食色性也”相似,即这个行为和渴了喝水,饿了吃饭差不多。
对于徐一曼而言,这个行为没有被赋予感情和道德这些社会附加的属性,或者说她并不在意。
这个行为对于她而言,只是生理性的需求的满足。
她说,铜匠在她心里就是个牲口。这话难听,过分,却不算错。
因为铜匠,对于她真的没有别的意义。牲口有了贬义,但是我觉得对于徐一曼而言,她可能更想说的是,铜匠,裴魁山都是一样的,他们对于她的意义也就大于等于一根按摩棒。
我们为什么憎恶小三。因为小三对于婚姻,像是小偷之于钱财。
在结婚时,婚姻的双方约定共享彼此爱,忠诚,金钱,而后相互扶持面对生活的苦难,彼此慰藉。
然而,现实中的小三却需要对方的陪伴,忠诚,金钱和爱,甚至当你独自面对生活的苦难的时候,你的丈夫/妻子却和小三去共同面对苦难,去抚慰小三的伤痛。
这让人如何不愤怒,伤心,委屈。
然而,故事里的徐一曼需要的却不是这些,她不需要铜匠的金钱,爱和陪伴,她要的只是春风一度。
但她当然也知道自己不占理,所以当铜匠的老婆找上门的时候,她坦然的让铜匠老婆“惩罚”她,并且再没有给铜匠一丝希望。
我认为,她算不上一个婚姻的小偷。
之于徐一曼的性观念,比现在都要超前不少。
最早的妓女是很神圣的职业,是的,神圣。她们是神庙的圣女,人们给神明送上祭品,她们和信徒发生关系,因为早期的人们相信在高潮的瞬间是最接近神的。
后来,为什么这个古老的职业变的低贱了呢,“放荡”这个属性成为最饱含贬义的一个属性?
因为梅毒和他的兄弟们出现了,他让这种行为伴随多种风险。
疾病的传播让这种行为变成了一种非常有害的行为,这很正常它带来的风险高于了收益。对于社会开始变得有害,这就变得不道德了。
特别是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关系的形成。
混乱的性关系会严重的危害到这种社会结构的稳定。
然后,它就变得不道德了。
毕竟道德本质上是维护共同的利益,相互妥协的产物,“不同的时代、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念,没有任何一种道德是永恒不变的”。
徐一曼的这种性观念要被大众接受,需要的时间不是十几二十年的问题。
是社会结构改变,不再以家庭为单位,并且以性行为为传播途径的疾病都能被轻易治疗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被大众接受,让他变的道德。
估计一两百年吧。
作者 v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