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yzc2288.com > 影视焦点 > 影视评论 > 《穆斯林的葬礼》战争的责任谁来承担?

《穆斯林的葬礼》战争的责任谁来承担?

发布时间:2016-12-25 20:53:50 游览次数:0 信息来源:www.yzc2288.com
176左左176 评论 穆斯林的葬礼
总能在书店里瞟见这本书,有好几个不同的版本,各种书目推荐名单里也都有,但仍未得一看,今天看完电影,觉得有些人物诠释得还不够丰满,也许看小说会更具体形象一些。
身为孤儿的易卜拉随长辈前往麦加朝圣,途径北京,偶然为“奇珍斋”的玉器着迷,放弃朝圣,改名韩子奇,拜师主人梁亦清学习琢玉手艺。师傅梁玉清为“汇远斋”制作“郑和航海图”耗尽心血,却玉毁人亡,于是韩子奇为“汇远斋”苦干三年赔偿损失。与此同时,他技艺增进,还自学英语,回家后娶师傅长女君壁为期,十年后一振师傅家业,妻贤子慧,玉器事业开得红红红火。
而抗日战争爆发,韩子奇为保存玉器,与妻妹冰玉同赴伦敦,异国他乡,国内又杳无音讯,两人生出别样的感情,并育有一女新月。战后回国,重遇妻子儿子,既有重逢的喜悦,又有相遇的尴尬。最后冰玉离家,女儿新月随爸爸和大姨一同长大,大学期间身患心脏病,生命尽头与英语老师相恋,却遭到“母亲”不是回族而反对,并知悉自己亲身母亲的身份,而母亲,直至晚年才归家,此时姐姐、姐夫还有女儿都已无常。
这段故事主要有两个主题:宗教与战争。
天下回回是一家,就是这句话,让易卜拉偶然走进了梁玉清的“奇珍斋”,放弃朝圣而学琢玉,最后与梁家姐妹结缘,生儿育女。也是这句话,让新月在生命燃尽之时,自己的恋爱无法被成全,不是回回,所以无法进一家门。
不知道今天的回族家庭,是否依旧不能接受非回族的人成为家庭的一员。但宗教诸多的限制与约束,在今天显得越来越不合适宜而无法被人接受。
当信仰宗教,成为在某件事情上,选择A和选择非A两种完全对立非黑即白的准则时,这个宗教便变得可怕,制约人们的行为。世界最初是混沌的,如今也有很多灰色的地带,将来也依然会有许多一团乱麻的地方。黑和白,并不是世界上仅有的两种颜色,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更重要的是,后面的颜色都是复合色,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颜色构成的。
事实上,世间万物莫不如此,为什么信仰就非得不一样呢?回回才是一家,回回和非回回则不能为一家,宗教如小孩子一般简单地处理事情,却是一种盲目的排外,和对人情世故缺乏圆润的理解——没有全然的对和全然的错,要接受灰色领域的存在,懂得人做事从来都不只是一个理由。
另一个主题则是战火纷飞的背景,韩子奇不断偿还了师傅家的旧债,还雄心满满重燃了“奇珍斋”的事业,成为一代玉王。为了保护玉器不受日本人的侵夺,不惜远离家园前往伦敦避难,而妻妹任性随同,两人在同样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渐生情愫。
回到家乡后,当新月的一声爸爸喊出口,姐姐君壁瞬间晕倒在门槛,她不敢相信,自己在国内辛苦支撑着这个家,而远在国外的丈夫与妹妹结婚生女。当她责骂丈夫时,妹妹帮忙辩护,战争改变了一切,这责任要由谁来承担?姐姐无言以对。在战争中,太多妻离子散,太多一见便永别,太多荒唐的事儿只是理性地为了生存。
战争似乎离我们很遥远,上述的荒诞剧情更是不可想象。然而去年才举行了70年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还目睹了阅兵仪式上耄耋老兵热泪盈眶的画面,而许多老兵便亲身亲历了上述故事。
战争总会给人巨大伤害,经济萎靡,商店关门,下岗失业,家离子散,这些伤痛是人需要一辈子去承受的。但人似乎有很强的自愈能力,好了伤疤忘了痛,很快便能投入到当下的环境里,转换身份,活在当下。这到底是人类的弱点还是人类的幸运呢?
战乱时,人们寻求生存,面对灾难,显示出超强的勇气和旺盛的生命力。而和平时,人们寻求生活,面对幸福,充满了挑剔,罗列出繁杂的规矩要求,欲求不满时自己画地为牢,反而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可这就是人类呀,他们承担着战争的后果,也摧毁了自己的幸福,他们总是不懂得吸取教训。
作者 176左左176